庭前

双向奔赴,三三九度。


对不起……但是我真的看这张图看一次想笑一次,这是哪位大佬P的啊哈哈哈

不行了,笑死我了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立个小目标:

过年之前我一定要把这几篇文给写完,写不完那我就过年没有压岁钱~

有些写了一半一半的,今年之内必须要补齐!!!


关于小情侣们的那些事(2)

咳咳,这次依旧是你们懂的那什么,有请今天的幸运嘉宾们——半稀,鹤伊佐,灰谷兄弟(兰攻)

有ooc那就都是我,不喜者左上角快逃

鼓掌👏👏👏

上一篇往这走 



半稀的场合:

咳咳,半间对稀咲大概率就是把人扛起往床上一扔,开始办事,过程中肯定要说写让稀咲脸红心跳的情话,搞得稀咲不停皱眉但是他也不能否认他确实喜欢半间说的情话。第二天肯定是起不来的但是按稀咲的性格就算起不来他也要硬着头皮爬起来,看着满身的吻痕稀咲选择了遮的最为严实的一套衣服。

不过遮的严实也没用,半间会在众人面前拉开稀咲的衣服露出脖子上的吻痕,这一招叫宣誓主权。结果可想而知被稀咲追着满大街的打。

两人会玩的程度准确来说是半间会玩的程度比坚万高了不止一点两点哦~




鹤伊佐的场合: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给我的感觉就像主与仆,伊佐那对鹤蝶有一种命令的感觉。

大概率是伊佐那喝醉酒抱着鹤蝶不撒手,毕竟醉酒现人心嘛,然后👏之前鹤蝶会一遍又一遍的询问伊佐那可以吗?必须要得到肯定的回答鹤蝶才会进行下一步的动作,👏的舒服时伊佐那会伸出手死死抓住鹤蝶的手臂,👏的太疼时伊佐那只会咬着手指或者紧咬牙关不肯说话,等待鹤蝶的一个吻来缓解疼痛。

👏完后,伊佐那要么直接睡去要么会一直盯着鹤蝶看,什么话也不说就这样看着。





灰谷兄弟的场合:(先说我站兰姐攻)

灰谷兰对弟弟肯定是连哄带骗的,龙胆也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戳破他哥而已。在上下这个问题上他们肯定纠结过,解决方式就是比谁年龄大,这个方法是兰提出来的,有点小孩子气,但是没办法谁叫龙胆就宠他呢。第一次两人都强装镇定,没什么经验就靠着自身的感觉而👏,之后逐渐熟练,兰时不时还会开发一些新的👏的方式(这一点简直和半间简直不要太像),有时性质来了龙胆会同意兰的一些小心机,但是👏的过了头的话龙胆就直接不给他哥机会了。

就算他哥再怎么求龙胆都不会同意,除非赌气不吃饭,说不一定龙胆会因为心疼而答应哦~




这猫猫要不得了🙈

曹丕:宁有事吗?

曹植:宁有事吗?

吃醋

是群秀,激情短打,有ooc那就是我的。





“喂?邵群?”

“程秀,下班我们去一趟超市怎么样?”

“好啊”

程秀放下电话没多久就到了下班时间,他收拾好东西后就打算到停车场等邵群下班。

正当程秀思考应该买些什么时邵群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程秀!等很久了吧?”

“没,没有很久”

上车后,邵群用自己的手握了握程秀的手,皱着眉说怎么手还是那么凉。

被邵群抓着手不好意思的程秀红着脸把手抽了回来,叫邵群好好开车。

临近新年,虽然天气还有些冷,但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热热闹闹的,年味都增加了不少。

程秀看着眼前不断垒高的购物车,又看了看看什么东西顺眼就往里扔的邵群,摇着头无奈的笑了笑。

“程秀,你说正正会喜欢这个还是那个?”

不知不觉间,他们走到了玩具区,邵群拿着两只不同颜色的小恐龙问程秀,表情十分纠结。

就刚才他拿的东西有好些又被程秀放了回去,没办法媳妇儿说用不到的东西就不用买了。

程秀也站到邵群身边和他一起看玩具,挑选了半天他们还是一样拿了一只,程秀说说不定正正两个都喜欢,邵群理所当然的把两只小恐龙抛进了购物车。

超市里人开始渐渐的多了起来,等到他们结账时结账队伍已经排了很长一队,邵群推着车程秀走在旁边,一点一点跟着人群往前挪。

看着程秀认真清点购物车里的东西的样子,邵群不禁又一次庆幸到当初追回了程秀。虽然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平淡,但是邵群很喜欢,他们就像平常的夫妻一般一起上下班,一起逛超市,然后一起回家。

回到家后,程秀第一件事就是去房间里看看正正醒了没,醒了就哄哄他然后再去厨房,没醒就直接去做饭。

可能天气太冷了吧,正正睡得很熟,到现在了也没醒,程秀轻轻的坐到他的旁边,用手摸了摸正正的脸。

“怎么了?醒了吗?”

“嘘,小点声,正正还没醒呢。”

邵群看程秀久久不出来索性自己也跟了进去,因为开门的声音有些大又被媳妇儿嫌弃了。

邵群轻手轻脚的走到程秀的身边,盯着正正看了半天。

“媳妇儿,我饿了”

“等一会儿”

邵群叹了口气,感叹到自己的地位大不如从前,随即认命的出门给茶杯去准备狗粮了。

在外面他是不可一世的邵大公子,但是在家里他只是一位丈夫,只是一位爸爸,他会和程秀一起择菜做饭,会主动打扫家务,承担起不一样的责任。

“邵群,进来帮我一下。”

邵群正坐在沙发上看文件呢听到程秀的声音后立马走向了厨房。

“程秀,怎么了?”

“你来,帮我把白菜洗了吧,冬天,喝白菜汤,好”

“好嘞”

今天是休息日,晚餐准备比较丰盛,程秀说话时都忙不赢转个头看看邵群。

等一切都忙完后也刚好到了饭点,程秀照例先喂正正吃饭,连邵群夸他做的菜好吃他都没有听见。

晚饭过后,一家四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正正把茶杯放到身上程秀怕他摔倒也把他连着茶杯一起抱了起来。

“啊!邵群!”

程秀连人带正正带狗的被邵群抱到了怀里,被吓到的程秀忍不住责怪了他一下。

“媳妇儿,今年过年我们一起回去北京好不好?”

邵群盯着程秀看,他打算哪怕程秀露出一点不愿意的表情他就立马说不用回去了。

但没想到程秀虽然没说话但是点了点头,表示愿意一起回去。

“程秀”

邵群有些激动,声音也有些发颤,他知道之前的邵家那些事对程秀有多大的伤害,所以关于这件事邵群一直没和程秀提起过,他怕程秀伤心。

“去,也好,我也想,和你一起,回家。”

邵群和程秀刚在一起的第一年考虑到种种因素程秀就没有和邵群一起回家,现在已经要到第二年的新年了,程秀也不愿意让邵群为难。

“好好好,等放了年假我们就回去,我给大姐她们打电话。”

“嗯,好”

这样的生活程秀很久之前也幻想过,但真正到了这个时候程秀发现现在的生活要比之前自己想象过的要幸福的太多太多了。

日子虽然平淡,但是他们过得很是幸福。

临近年关,邵群要处理的事陡然变多了,程秀也闲不到哪去,累了一天后两人都打算早早的睡下。

可还睡下还没有多久,程秀就听见正正又在哭闹,正打算起身时程秀就被邵群按了回去。

“媳妇儿,你睡着我去看看。”

说完邵群披上外套就出去了,程秀笑了笑,他想换做以前邵群肯定会嘟囔着烦人。

叮咚——

是信息的提示音

程秀看了看床头柜上亮着的手机屏幕,也没觉得有多在意,但是当他看到发件人时他愣住了。

“东东”

他是邵群之前的情人,是他和邵群重逢后所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情人之一。

邵群在和程秀在一起之后就跟这些情人没有联系了,可为什么现在这个时间他还会发信息给邵群?

难道邵群又背着自己……

程秀甩了甩头,想要把这个想法从脑海里抹去,但越是努力想忘记它在脑海里便越是清晰。

东东,他记得,和自己长得很像,自己和他认识也是因为邵群。

那时候邵群在东东的夜总会喝醉了打了电话让程秀去接,当程秀急急忙忙赶到那时却看见邵群搂着他走了出来。

那场景真的非常刺眼

程秀机械的躺了回去,不知道过了多久邵群回来了,他只好闭着眼装睡,邵群看着程秀睡着了后轻轻吻了他的额头,也躺下睡了。

今夜,有人一夜无眠。

第二天,程秀起的很早,他照例去厨房做早餐,但是心不在焉的他忘了在粥里放盐。

当邵群问他时,他只是说忘了而已。

一连几天,程秀都神情恍惚,他在想那个信息到底是为什么要给邵群发。

一想到邵群可能又会变成以前的样子,程秀就十分害怕。虽然程秀说他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但是到那天真正来临的时候程秀却开始感到害怕。

但程秀不知道的是这所谓的害怕也只是因为太过爱邵群,他不知道自己不经意间已经吃了那人的醋。

再程秀又一次发呆被邵群抓到后,邵群也意识到程秀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程秀,你这几天怎么了,感觉你很心不在焉?”

邵群最初还以为程秀是不是太累生病了,带程秀去做了检查之后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

“没,没什么”

程秀不敢看邵群的眼睛,他也不想让邵群知道他在为这种小事烦恼。

“程秀,我们不是夫妻吗?我们不是说好了要永远在一起吗?你不用瞒着我什么,有问题说出来我们解决好不好?”

邵群看着程秀,眼里尽是担心,他怕没能及时解决问题,程秀又会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离开自己。

“邵群……”

程秀闭了闭眼,他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快到他还没有任何准备。

“那天……我看见有人,给你发消息”

“谁?”

邵群一惊,他快速回想有什么人可以让程秀难过成这样。

“我们,之前见过”

“你们见过?”

邵群更加不明白了,既然那个人和程秀认识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呢。

除非是那些……

邵群突然想起季元祈给程秀发过的照片,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程秀!你听我解释,虽然我不知道你说那个人是谁,但是,但是我不可能背叛你的,我怎么可能会找别人……”

说到最后邵群急得都有些语无伦次了,程秀半信半疑的看着他说

“那,那个东东为什么半夜,给你发消息?”

“东东?什么东东?”

邵群好像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个人某一天给自己发了消息,但他发那消息是来问邵群为什么李文逊他们不去夜总会了,邵群也只回了个不知道。

没想到被程秀看见还误会了,这真的是得不偿失啊。

知晓真相后程秀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他低着头不敢看邵群,暗骂自己为什么一看到这种事情就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

“媳妇儿,所以我真的没有和他还有什么联系,真的什么也没有。”

邵群还以为程秀还在不相信自己,随即又解释了一遍。

程秀红着脸说

“我没,没有不相信你,我只是,不想他们再和你,联系。”

程秀突然觉得自己变得自私了,尤其在对于和邵群有关的事上。

邵群楞了半天他觉得程秀可能是吃醋了,随即试探的问了一句。

“程秀,你不会吃他的醋了吧?”

“没,没有!”

被邵群戳中的程秀站起身来想要离开,没想到被邵群一把拉了回去,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程秀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邵群,急的胡乱动弹,脸红的像似在滴血。

可邵群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他抓着程秀的手,静静的看着他,随后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程秀我好高兴,你居然肯为我吃醋。”

“什,什么意思?”

“之前季元祈那件事你什么也不说我我好害怕,害怕你对我是不是很无所谓,现在你居然肯为我吃醋,是不是说明你也是在乎我的?”

邵群的眼睛似乎是个染了墨的陷进,光看着就要让人沦陷。

“因为……”

容易害羞的程秀半天也说不出是因为自己太过在乎太过喜欢他才会不安和害怕。

看着邵群的眼睛,程秀心一横

“因为……喜欢你,所以不愿意……”

话还没说完邵群就急切的吻了上来,程秀忙着应付邵群不安分的手,早就把要说的话忘到脑后去了。

但是也不用说了不是吗?

恍惚间程秀听见邵群说了一句

“我爱你”

几天后,公司放了年假,邵群早早的就带着一家三口回了北京。

除夕夜,他在客厅逗着正正,程秀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准备年夜饭。

时不时邵群也进去帮程秀看一下菜,他们也会在正正跑进来时蹲下来逗逗他。

邵老爷子和邵雯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们也终于承认邵群和程秀也会和普通的夫妻一般把柴米油盐的生活过得很幸福。

午夜十二点,随着第一朵烟花绽放在半空之中,越来越多的烟花升上天空,绚烂的烟花照亮了半个天际。

邵群和程秀站在阳台上看着漫天的烟花,邵群用力握了握程秀的手,两人相视一笑

“程秀,新年快乐!”

“嗯,新年快乐!”





是什么让一个拖延症晚期患者两天肝了七千字?

是菜的睡不着而肝(ಥ﹏ಥ) 

等到100f的时候会抽几个姐妹写写文啥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姐妹愿意让我写写她家cp(ಥ﹏ಥ) 

暂不接

想练练文笔然后佛系来接几篇稿

15r3000字4000字加5r

最多到4000字

⚠️只接同人(BL类),不接乙女梦女。

⚠️圈子不限,188,东京复仇者,昊风看的比较多优先,其他的话私信我我如果看过的话也还是可以写的。

⚠️请一定要把要求说清楚!!!

也接无偿(无偿需满足一点点要求)

圈子限制在东京复仇者,188,昊风三个圈内,有

我cp的拆家逆家不接,乙女梦女不接,字数限制在4000字以内。

想要无偿的姐妹私信我哦,或者加我V

❌未成年约稿哒咩

文风啥的就看看我的合集,写的文基本都放上面了

能力有限暂时不写🚗

每周接二到三篇,统一周日交稿。

别问,问就是懒

不满意可以退可以改,3000字以上不可大改。

发现老福特私信不太方便,那就直接加我微信叭

tqyl/32/840

喜欢的姐妹们可以大胆加我哦~




拿到了千冬狗狗的手机壳,好可爱~


关于小情侣👬那啥的猜想

场千的场合:

开头得是娇羞小狗和霸道大佬啊,只要场地说了千冬多半是不会拒绝的,毕竟他可是很忠心于场地,会对场地妥协。

开始的时候千冬肯定不敢看场地的眼睛然后被场地把手拉开强迫他看着自己,就算再疼千冬也不会出声,但是千冬一定会用手勾着场地的脖子,而不会选择抓着床单。

完后千冬肯定不敢看场地背对着他话也不会和场地说,场地只能无奈的摸摸他的头。

没办法谁叫小狗狗太好了呢~


坚万的场合:

谁主动就说不一定了,但Mikey主动的可能更多,Mikey可能揪着Draken的衣服问要不要那什么,当Draken说那什么多了你会受不了时Mikey肯定要笑话Draken,然后Mikey下不来床。

除了最初的那几次Mikey可能不适应,后面都将是Mikey绝大部分掌握主动权,谁让Draken就宠他的小总长呢~但是可不包括惹Draken生气或者又做了危险的事的时候,那个时候会是什么样可就是Draken说了算。

而且他俩应该还很会玩,不知道为什么,直觉。



八三的场合:

这件事肯定不是三谷提出来的,但是只要八戒提三谷也会答应,只不过就八戒那害羞劲很难跟三谷提,好几次都是三谷引了一下八戒才说想那啥。

八戒就是边问边👏,他害怕三谷难受,但是三谷也嘴硬呀肯定不会说难受,两人就这样僵持着,都不动,最后还是一方忍不住了主动说点好话才继续下去。

完后先害羞的绝对是八戒,可能会对着三谷说些什么我一定对你负责啊什么我和小隆要永远在一起啊之类的,而三谷大概率会让八戒闭嘴自己要睡觉。


飒内的场合:

弟弟的要求哥哥怎么可能会拒绝呢,当然是接受啊。那啥疼了内保也会皱着眉头一言不发,这时飒也就会停下说什么也不会继续了,非得内保也抱着他亲一口说真的没事之后才继续。舒服时内保也可能会眯着眼睛看着飒也,意乱情迷,一脸的迷情,眼尾还微微泛红,这让飒也完全控制不住。

而控制不住的后果就是第二天被内保也扔出门外,但是过一会儿不忍心又给捡了回去。


九井乾的场合:

这对就简单多了,双方的一个触碰或者一个眼神都有可能引发。

两人对于这件事都十分熟悉,所以不用多难就可以让对方舒服,只是👏的时候可可有时会亲吻青宗的伤疤,👏完后一起去洗个澡接个吻然后该干嘛干嘛去。

怎么那么老夫老妻你们!


乏了,乏了